Back to top

主题团日活动之参观秦山核电站

2017-03-05

秦山,秦始皇千年前望海的地方。秦山核电站,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。地处浙江海盐,古代因盐扬名。

为什么要参观核电站?对我而言,核电,一直都很神秘;高中订过一年《科学世界》,有一期是以国家能源为主题的,详细介绍了我国现在各类能源的发展,以及能源与经济的关系。尽管里面的知识和数据不记得了,但心里面,提起能源,就有了一种很澎湃的感觉,因为这是与国家发展息息相关的。出发前一天晚上和当天早上用了一个多小时查了些资料,尽管核电站元件结构的复杂原理看了有点迷茫,但至少对目前核电的发展情况——福岛遗留问题的处理、中国核电站的发展建设略知一二。

从海宁校区乘车三十五分钟就到了秦山核电站。先参观展厅,沙盘上可见一共四期工程围绕秦山而建,一期现在主要用于核电站相关的科研,比如与从压水堆到重水堆这样的升级有关。提到科研,中科院中微子实验室坐落在大亚湾核电站下,中微子从地球内部穿过,有望提高通信效率,令人振奋。三期是中加合作,在建时加拿大总理两次探访;使用重水堆,引力更强,所需铀浓度由百分之几降到了百分之零点几——之前还担心,中国早期核发展,一方面受苏联帮助,一方面怕美国轰炸,在西部内陆开采核燃料,那么如今东部沿海这么多核电站,是否运输不便——原来一年只需一卡车铀;元件的替换频率也有所下降。沙盘上,核电站墙外一排排民宅,体现了核工业的真实安全情况——一年的辐射量低于从这里坐飞机去北京一次所经受的辐射量,其数据在中核官网上可以查到。另外还介绍了铀——原来铀的放射性很小,“开采铀矿后,工人用手捧着铀献到了毛主席面前”。还讲解了核反应堆、安全壳(念翘)等等。

说到安全壳,热情的工作人员以福岛核电站为例,向我们解释了核电站的安全问题。“福岛与中国现在核电站的安全等级之差,就像拖拉机与装甲车。”福岛核电站是没有安全壳的。当年的福岛事故,既是天灾也是人祸:地震带本不应该建核电站——地震断电,用核电站的柴油机发电,又赶上海啸,柴油机失灵;在这黄金24小时内,本可以采取紧急措施,用海水降温,但福岛核电站属于东京电力公司,私人公司不愿承担海水降温导致装置报废的巨大经济损失,再加上敢死队在事故影响未波及很大范围时不愿动身,最终酿成大祸。在中国,首先安全技术领先,核电站选址稳妥;其次中核、中广核都是国有企业,操作人员在危险发生时,可以不受私心影响进行正确的操作。

在核电站一比一的模拟操作室,我们听到了中心操作室操作人员的光荣与辛苦——他们俗称“黄金人”,因所受相关教育的价值如黄金等身;背的理论知识书摞起来有半人高,参加理论考试长达八小时,没时间停笔,写掉两支水笔。还要接受心理考试,因为真实操作起来,要判断出现紧急情况的危险程度,如果对重大事故从轻处理,后果不堪设想;如果对普通事故过分处理,停一次机,两三天才能再重新发动机器——核电站一年两三百亿产值——一念之差就是几千万的泡影。同样是高压作业,薪水却不及战斗机飞行员三分之一。

核电站的大大小小操作是何其严谨:下达一个简单的命令“把这个钮向右拧四下”,操作人员先向监督人员口述命令,再在监督下完成任务。双重保障,以防失误。

驾车绕山参观了各期核电站的外景,路上聊到中国为什么核工业大力发展,核用电比例却如此低——法国百分之七十的全国用电量由核电供给,中国却不到百分之二——原因在于:能源结构、国民素质——对核电的恐惧、税收政策——本省税收回报,邻省不甘承担相同压力却没有税收、居民福利——法国核电站周围有各种基础设施建造、居民补贴等等。

最后说起中国的海南附近将要建成的海上核电站,原来可以为南海岛礁供电,国防等相关人员便于长期驻守——听到核电与国家权益紧密相关,真是崇敬。另外,海上核电站是两个小堆,使用与大规模核电站同样的安全措施,大大提高了安全系数。

参加这种活动,视野从自己的眼前,或是从漫漫生物进化史,转移到国家现状,受益匪浅。

文:王铭璐(ZJE学生)/图:陈浩楠(ZJI学生)